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首页 新闻 临沂 查看内容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临沂一男子因琐事杀妻 带着5岁儿子逃亡10年

admin 2018-3-2 23:24

10年的逃亡生涯,对临沂罗庄区男子戴久来说是一场持久的噩梦,如果不是当年带着儿子逃亡,他真的难以支撑这种担惊受怕和忍饥挨饿的流浪生活。1月25日,是他噩梦终结的日子,罗庄公安分局刑警远赴东北,将亲手杀害妻子的他带回了老家,在他的心里已是满满的忏悔和愧疚。

嫌疑人被抓捕民警押解回到临沂。

姐姐报案,弟弟作案后带儿潜逃

2007年10月6日凌晨2点多,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将罗庄区某村的戴红惊醒,她一把推醒丈夫。“姐,快开门!”迷糊中,戴红听出是弟弟戴久的声音。

“出啥事了?”戴红一路小跑打开门。院中微弱的灯光透过门框映射在弟弟戴久腊黄的脸上。“姐,姐夫,我把老婆掐死了!我得跑了!”戴红和丈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待夫妻俩回过神来,戴久已驾驶着汽油三轮车消失在夜色中。隐约中,戴红听到远处车厢里传来5岁侄儿戴昌的啼哭声。

5分钟后,戴红和丈夫砸响了村干部的院门。很快,罗庄公安分局组织刑侦、技术、法医等精干警力迅速赶来,集结在了与戴红邻村的弟弟戴久的家门口。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,北侧有4间主平房,西侧有两间配房,院内散落的黄豆秸杆上,还散落着戴久离家时掉落的衣服。

卧室位于主房最西头那间,床边的地面上,一条毛毯盖在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女主人刘永梦身上。法医很快作出了准确的结论:刘永梦是被人捂口鼻并扼颈导致的窒息死亡。

床头,三口之家的全家福照片在此刻的气氛中格外刺眼。戴久和5岁儿子的消失、勘验结果与报警内容的吻合,一切都说明:戴久有重大作案嫌疑!

北京追捕,嫌疑人已仓惶逃离

戴久为何要杀害妻子?他带着5岁的儿子又逃往哪里?随着调查的深入,刑警们很快掌握了这个小家庭的概况:戴久因身材矮小且性格内向,老大不小一直未能成家,后来在别人的介绍下,娶了邻村大他一岁的女孩刘永梦。可由于双方性格上的差异和家庭琐事,尽管二人已育有一子,但仍矛盾不断。不管怎样,只有找到戴久才能揭开案件的谜底。罗庄公安分局领导迅速部署,兵分多路对戴久可能的藏身之处进行查找。可遗憾的是,受当年农村监控设施不足等条件所限,警方未能在案发当天找到戴久的下落。

根据三轮车油箱的容量和续航里程,刑警们对戴久逃窜方向的多家加油站逐个调查,未能找到有价值的信息。“戴久有可能换了交通工具外逃。”很快,各种信息汇聚上来,但戴家在外省并没有亲戚。案件陷入僵局。“戴久在北京有活动轨迹!”2007年10月7日,侦查员将一条有价值的信息呈上了案情分析会。多名警力马上驾车一路北上,可待警方赶到北京时,只找到戴久已经退掉的空房间,每个人脸上挂满了失落。

十年追捕,刑警行程数万公里

戴久真的人间蒸发了吗?罗庄警方从没这样认为!10年来,办案民警虽然调整了一轮又一轮,但此案却一直是罗庄刑警攻坚的重点。10年来,警方总行程达数万公里,一直没有放弃对戴久的追捕,可戴久从未和任何亲友联系过。

2018年1月,此案又一次被罗庄刑警列为攻坚要案。戴久的儿子该有15岁了,正是正常接受教育的年龄,戴久不该频频更换藏身之处,应该在某个地方隐姓埋名扎根生活了。根据戴久当年逃往北京的细节分析,他继续北上逃亡东北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1月以来,民警有针对性地对辖区在东北打工人员进行梳理走访,还真得到了一条重要信息,有人回忆,2010年在辽宁省营口市见过一个带着儿子、操临沂口音的男子,但此人却否认是山东人。

敏锐的刑警根据孩子应该固定学校上学的推理,还是兴奋地前往营口展开摸排。待几名刑警赶到营口市时却傻了眼。群众所说的2010年的地方,已经旧貌不存,建了高楼大厦。零下20多度的冰冷街头,几名刑警一片迷茫。

冷静下来,一行人还是决定通过孩子来打开突破口,但多所学校均没有叫戴昌的学生。“戴久性格内向,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,要想生存只能打零工。”一行人决定继续在城乡结合部摸排。

1月20日,营口市西市区城乡结合部的几个城中村里,来了一伙操着山东口音的租房人。“大爷,你家有房要出租吗?你家这些租户都来自哪里啊?我们想找个老乡当邻居!”见这伙租房人提出许多难以理解的条件,一个个房东介绍完情况后又摇头把他们送了出来。

他们,就是罗庄刑警。他们就是通过海底捞针式的方式,试图在这个外来人员集中租住的地方摸排线索。1月25日,是值得兴奋的日子,一个房东透露,已经租出的一间平房里住着一对父子,姓戴,但不是山东人。追捕民警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很快,小院周边的几个巷道口,多了几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外来人员,他们不时跺着脚,眼睛却死死盯住进出这个小院的每一个人。零下20多度,让他们体会到了“刺骨寒风”,一碗方便面倒入开水不到三分钟,面还没泡开就已经成了“冻面”。

1月25日下午,一对衣着破旧的父子刚进入小院,4名守候人员锁定目标后随即堵住了门口。“戴久,听出我们是临沂口音了吧!”顿时,戴久全身哆嗦瘫倒在地。至此,长达10年的追捕圆满划上了句号。

终于落网,逃亡生活不堪回首

被押解回临沂已是清晨,当黎明的曙光将老家的一草一木送入10年未归的戴久的眼帘时,他的内心只剩下满满的忏悔和愧疚。在2007年10月6日之前,他和妻子已多次争吵,以致戴久说出了“离婚”的狠话。这话让妻子刘永梦的心凉了半截。

为了挽回家庭,刘永梦买了一瓶农药想吓唬丈夫。案发当夜,二人再次因琐事争吵,刘永梦又一次听到丈夫提了“离婚”时伤透了心,她说出了吓唬丈夫的狠话。内向又固执的戴久根本没有体会到妻子极端话语中隐藏的良苦用心,反倒头脑发热和妻子扭打在一起,从床上滚到地面,当戴久发现妻子已没有了气息,才意识到闯了大祸,急忙松开了掐在妻子脖子上的那双手。

看到被惊醒后哇哇大哭的儿子,戴久不敢想象儿子再失去父亲后的生活,抱起儿子连夜逃往北京方向,后来又逃往吉林、沈阳。逃亡途中,5岁的孩子经受不住颠沛流离的生活,多次生病,戴久离家时所带的积蓄也分文不剩。半年后,已来到大连的戴久梦见追捕民警赶来,他连夜抱起儿子逃往营口市。

大连距营口仅200多公里,戴久身无分文只能背着儿子步行乞讨逃亡,沿途中许多桥洞、拆迁房都留下了他虚弱无力的足迹。每从梦中惊醒,他就立刻启程,徒步熬过了艰难的半个月,终到营口的戴久见儿子再也经不起折腾,决定在城郊打零工安顿生活。

一年后,儿子戴昌的名字改成了戴文,在郊区一所学校借读,戴久则靠打零工度日。“爸爸,我妈妈呢?”儿子长大后,这是戴久最怕也是儿子常问的话。“你妈妈不要我们了,她离家走了。”这句谎言一直伴随着儿子长大。小学毕业后,因没有学籍,儿子就辍学给洗车店打工,父子俩在异乡艰难度日直至落网。

戴久落网后,考虑到其儿子只有15岁无人照看,孩子被民警带回了罗庄,目前已交给戴久的姐姐照顾监护。

文章点评